qq空间登陆,小蛮腰,韩币对人民币汇率

频道:最近大事件 日期: 浏览:181

不被爱的那个孩子,

没有一个瞬间是不委屈的。


01

正午阳光又出新剧了。名叫《都粟米忌廉汤挺好》,已经火到被全网刷屏了。

看过的人,都清楚,其实一点都不好。剧情的残酷,现实的映射,已经虐哭了无数活在原生家庭阴影下的同命人。

最大的痛点,则是“重男轻女”这个流传千百年的家庭现象。

姚晨饰演的苏明玉,既像是不断被无能兄长啃噬的樊胜美,又像是无父无母自强自大的安迪。那种无助以及孤冷,着实令人心疼,又慌张。

因为是女孩,所以只让她读不要学费的师范院校;

因为是女孩,所以即使备战高考也要被命令重庆同志会所给二哥洗衣服;

因为是女孩,所以要把她这一间房子变卖只为给大哥筹钱出国留学…

于是,倔强的她,变得心凉如铁,身似浮萍。却也一路开挂,无比强大。

从18岁离家出走开始,她便半工半读没再要过家里一分钱。

大学时期认真兼职,然后就找到了欣赏她的伯乐,从此踏上事业的一峰又一峰。

令人讽刺的是,当苏母去世,被父母宠溺的大哥与二哥对丧事坐视不理,反而是小妹明玉站出来掏钱买墓地,尽力办后事。

谁知末了,生命的尽头。真正让她入土为安的,不是她最疼爱的儿子,而是她最不屑的女儿。

我在想,远在天堂的苏母,看到这样的结局,会不会有一丁点乌克兰幼女的歉疚与后悔?

很多网友说,她才不会觉得亏欠了女儿呢。

在“重男轻女”的思想禁锢下,以苏母为代表的父母们,他们总觉得:

“他是儿子,可以传宗接代呢,当然要把最好的给他!”

“她是女孩,迟早要嫁人的,能把她养大就是对她最大的恩德了!”

“还有,儿子向家里索取是理所应当,女儿给家里付出也是天经地义!”

我不禁疑惑,难道,养儿是啃老,养女才是防老的吗?


02

其实,不要觉得奇怪,也不要感到惊诧。

生活中,多的是苏家兄妹,多的是“养儿啃老,习仲法养女防老”呢。

我的朋友可儿,就是那个从小到大被父母无视,被弟弟剥削的女孩。

她上完初中就辍学了。实际考上了高中,但因为父亲的一句“女孩子早点出去打工好,让弟弟多读点书吧”就断送了她的学海生涯。

再说,当时可儿父亲身体不好,没什么经济能力。她心里清楚,就算自己再优秀,也得把机会让给弟弟。

她拼命打工,拼命挣钱,几年时间,她给家里翻新了房子,添置了很多时髦的家具,父母打电话跟她蜗牛寻新房子2说:幸亏没让你继续读书,不然咱家哪来这么大的变化啊。

这话听得可儿心里很是难受。没成想,父母只是算计着她可以如何为家里付出,却丝毫没有关心她独身在外赚钱苦不苦,累不累。

更令她失望的是,当家庭环境越来越好时,弟弟反而变得膨胀了,最终并没有考上大学,只读了个技校。

弟弟毕业后不久,要求家里给买房娶媳妇。父母二话不说,把家里所有积蓄拿出挖金网来,还是不够,就命令可儿再拿十万,可儿不敢不从,凑钱帮弟弟按揭了一套房产。

她告诉自己,从此她可以停止无底线的付出了。

然后,她回到老家,很快与一个拆迁户结婚了。可好景不长,她的老狱乐营公嗜赌,还家暴,她满身伤痕,签下了离婚协议。

当她带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回到娘家时,父三世轮回十里焚香母却不高兴了。

体弱多病的父亲指责她:

按理说你嫁出去了我们就不该管了,你怎么连婚姻都经营不好呢,现在住回来让我们家被别人看笑话啊!

精明强势的母亲提醒她:

你在这里住几天倒没事,长此以往可不行。你要知道,你弟弟也快结婚了,离婚带个孩子住在娘家像个什么样?

父母的言辞,想是针刺一欧亚美国际大酒店样,让可儿心疼不止。

她回忆着。如果不是她掏钱买昂贵的药,父亲或许活不到现在;

如果不是她掏钱给家里装修,一家人或许现在还住在红砖房;

如果不是她王炫哲掏钱给弟弟买房子,那个媳妇或许根本进不了门…

面对这样无情也无理的家人,可儿选择了坚强,沉默,离qq空间登陆,小蛮腰,韩币对人民币汇率开。

我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。听说找到了新的幸福。

但我知道,原生家庭给她带来的重创,一辈子也抹不掉,消不鲸头鹤却。


03

就像拉瓦锡砍头实验电视剧里苏明玉说的那句话“我不恨你,但也不会原谅你”。

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,每一个不被爱的瞬间,都似一根坚硬的倒刺,插在肉里,长在心上。

我认识一个70后,H姐。她最近在为赡养老母亲而烦恼。

她前一倍力泰秒还在抱怨自己的母亲:你这么不爱我,为什么要生我?你那么偏袒儿子,到老了还不是只能依赖女儿?

后一秒又化身孝顺女,尽心尽力照顾行动不便的母亲,娘家d4救援队婆家两头跑,累得够呛。

其实她有一个哥哥,但常年旅居国外,相当于直接把母亲甩手丢给她管理了。

然而,从小到大,唐依梵母亲都把最好的给了哥哥,新衣服新鞋子是他的,出国留学机会是他的,父母房产也是他的…

H姐一辈子都记得,她出嫁那天,母亲竟毫不留情地把她的家门钥匙回收了。还提醒她:

这个房子反正迟早我是要过户给你哥哥的,你嫁人了也就不必再拿钥匙了,回来敲门就是的。

这冷冰冰的话,忽然浇灭了她当新娘的喜悦。但她强忍着泪水,走出了家门。钥匙没了,那个家也似乎不属于她了。

因此,婚后多年,她一直与娘家来往甚少。直到父亲离世、母亲年迈、哥哥远走海外,她又出现在这个家里了,因为母亲的赡opds书源地址养义务非她莫属了。

每次回娘家给母亲送东西,她只能像个外人一样轻声敲门。而那片钥匙秦梦瑶和范军是啥关系一直躺在母亲的床头柜里,但母亲宁可拄着拐杖、浪漫医生金实福起身踱步开门,也不愿意把钥匙还给女儿。

不管时空怎么转变,在母亲眼里,她永远都是个外人。

需要“利用她”的时候,是女儿;不用“麻烦她”的时候,就是那盆泼出去的水。

我深深理解H汇宙贸易姐的心酸与无奈。

她尽这份孝道,那是她生而为女的责任;她有一股怨气,那也是她生而为人的天性。

做不到原谅,那就学会不恨吧。

这一代的“原生家庭”已然根深蒂固。

只望,我们的下一代不要再成为“重男轻女”的牺牲品。

有儿有女,本是凑成一个“好”字。你的父母学不会写这个字,但你一定要知道写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