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板,pink,宁远-班级公共讯息发布-有爱的集体-重创美好明天

频道:我们的头条 日期: 浏览:180

合掌神社修建史村

天高云淡,山青水秀,坐在车里,沿途风光转瞬即逝,前面了解的道道山梁映入眼帘,这时,我拉下车窗玻璃,情不自禁的仰头瞭望:“啊!故土,我总算回到盼望已久的故土!”

转过山梁,回旋扭转直下,就到了我的村庄,村头的那一排巨大的杨树呼啦呼啦的摇摆着,在向我招手。我下了车,举目四望,了解的村庄就在眼前。

总算看到故土的风光了。

每次回老家,我总是要去村边的郊野逛逛,去呼吸新鲜空气,寻觅一份静寂、寻觅一份调和、寻觅一份接近、寻觅一份天然、寻觅一份朴素、寻觅一份回归……

走在故土的路上,闲看云卷云舒,倾听倦鸟归巢,一种久别的泥土芳香扑面而来,一种怡然自得在心底延伸。

十月的村庄,青山仍然如黛,树林仍然葱翠,山花仍然艳丽,河水仍然明澈。安静的山村,像深闺中的待嫁女子,有着欲语还羞的妩媚与靓丽。

离别故土十多年,走在故土的路上,我才发现,家园原来是如此美丽的当地。她美丽得那样朴实、那样洁白,美丽得令人心驰神往,美丽得令人如痴如醉。

春去秋来,走过山山水水,每一次都会被那一抹纯洁的新绿所招引,每一次都会为那原始的天然风光所倾倒。由于,每一次的赏心悦目,都是故土那美丽的剪影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我所看到的美景,是永久看不行的风高云淡、山恋重峦,还有那永久听不行的鸡啼狗吠、雨夜蛙声、蝉鸣虫唱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乡音环绕、倍感亲热。路旁,几棵杨树早已被秋风吹染成黄色,叶子一片一片纷纷扬扬,飘落在身边的泥土上,凉快的清风吹过,心里清透,让我的心境舒畅淋漓,忘却了一切烦恼,心灵深处再也找不到一丝丝伤感,素净的环境,就这样弥漫着画中有诗。


我随手拿出手机,翻开相机,把一棵棵杨树,拍成一片片森林,把一片片枯黄的落叶,拍成一朵朵绚烂的花朵。让冬季不再萧条,让心境温暖舒爽。

路旁的野菊开得正浓,一朵一朵连缀在一起,金灿灿的,耀眼艳丽。我悄悄采摘一朵嗅着,金灿灿的小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故土的滋味真美。

我在故土长大,故土的山、故土的水、故土的人,故土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果,在我眼前都是如此的了解、如此的亲热。再了解不过的那些坑坑洼洼的泥泞土路,此时走在路上,却有一种结壮、舒坦的感觉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故土那美丽风光尽收眼底。村边的郊野尽管美丽动人,但与亲人团聚的心境愈加愉快、愈加温暖。

离家在外远隔千山万水,故土,永久是我挂念的当地,永生难忘。

故土,是我愿望的发源地。小时候,望着这一方瘠薄的土地,看着这些勤劳的同乡,我是多么巴望走出村庄,去远方寻觅那梦的天堂!

当今,我离开了故土,历经艰苦,阅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,却发现城市的花天酒地恍若空中楼阁般的虚无缥缈。我尽管走出了故土,来到了大都市,可我的心却永久走不出那条与故土相连的根脉。

我生在故土,故土有我太多的回忆,尽管故土有了新的改变,那些寒酸的老屋早已被宽畅亮堂的新房所代替,村庄的小路也铺上一层厚厚的水泥。但故土人的那种憨厚仁慈总是感染着我,让我在富贵的国际里做最好的自己。

远处,那留传的斑斓破碎的古墙,那陈旧沧桑的大树纵裂的皱纹,那风蚀残年的白叟,这一切通知了我,故土所阅历的沧桑年月以及旧日盛耀的风骨,便是故土的见识地点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弯弯的小河,感动着我的心,潺潺的流水,牵引着我的情。

故土的路,弯曲如歌,走在故土的路上,望着远处的老屋,时不时有一缕缕炊烟飘岀,袅袅升起。

这时,我想起早逝的爸爸妈妈,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眼泪漱漱地滚落下来。假如父亲健在,知道我回来,早已迈着踉跄的脚步,来到门口的大槐树下,向村口瞭望。假如母亲还在世,知道我回来,早在屋里忙前忙后,预备着我自己爱吃的饭莱。母亲做的饭,是我终身中最喜欢吃的饭,是国际上最香最美的饭,是我远在他乡思念家园的滋味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耳边彷佛听到牛羊那香甜的叫声。尽管没有看见牛羊,可是,路周围那杂乱无章的栅门,那长满蒿草的牛羊圈,在我心里早已留下不可磨灭的回忆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离我家的土窑洞越来越近,门前的大碾盘,像孤单的白叟,呆呆地墩坐在路周围,碾盘中心笔挺的钢轴,经受着世纪的风雨,巍然屹立,毫不动摇。

童年时嬉戏打闹的场景,那香甜的欢声笑语,好像就在耳边回响。我家老土窑的房顶上一排巨大粗大健壮楸树,随风摇摆,呼啦啦摇摆着苍劲的胳膊,向我挥手致意。

老土窑顶上泥窑里的鸽子,早不知迁徙何处,而鸽子那“咯咕、咯咕”的叫声,是一首美丽悦耳的摇篮曲,它伴我入睡、伴我生长。尽管鸽子石沉大海,而鸽子那柔美的叫声,仍然在我的脑海中显现,永久挥之不去。

陈旧的土窑洞现在现已修建成宽阔、整齐、漂亮、时髦的门面,明窗净几,面目一新。

我坐在门前的碾盘上,悄悄抚摸着身边的碾盘,那被年月打磨的润滑锃亮的碾盘,记载着全村人的艰苦进程。每当春节,全村人都在碾盘碾米磨面,预备着春节炸油糕的米面,那蘑得光秃秃的碾轮便是沧桑年月的见证。

记住每年正月十五吃过午饭,全村人都围聚在碾盘周围。由村里老一辈掌管,在碾盘的钢轴上贴一张奉供瘟神的牌位。人们供上油糕、馒头号物品,在碾盘周围垒起高高的火炉,村里的八音会艺人们敲锣打鼓,吹着锁钠,烧香放炮,连同供品送到村外。意谓送走瘟神,保佑全村人畜安全、百病不生。

小时候,坐在我家的土坑上,紧倚窗台,从小小的玻璃窗口,就能看到对面花堡圪塔山腰的小路。

春天,人们肩上扛着犁耙,牵着黄牛,从羊肠小路上穿过,去山那儿耕田耕种。秋天,人们又肩挑沉甸甸的玉米、谷穗,跳过山腰小路,把丰盈的快乐送到千家万户。

走在故土的路上,散步小蒜沟河畔,忍不住触景生情,旧日小蒜沟里那热烈的现象显现在我眼前。那时的河水明澈通明,小河两头家家户户的菜园,生气勃勃,瓜果飘香。

每到夏天,村里的妇女领着孩子在小河滨洗衣服,红红绿绿的衣服挂在小河两头的树枝上,风光诱人,远远望去,犹如一幅五彩斑斓的美丽画卷。孩子们的嬉戏声和女人们的欢声笑语响彻山谷,整个山谷充满了欢喜的气氛。

现在,明澈的泉流己输送到千家万户,家家户户都吃上自来水,乡民的日子水平提高了,一条条洁净整齐的路途畅通无阻,方方面面的改变悄然无声地改变着家园的容貌。

临走前,村长通知我,两年今后,咱们村就要搬迁到县城邻近,行将离别这代代农耕的日子,住上洁净亮丽的高楼,体会现代都市的日子。听了村长的话,我很快乐,咱们今天能过上这样的夸姣日子,要感谢共产党,仍是党的政策好啊!

记住诗人陶渊明的《归园田居》中有: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榆柳荫后檐,门生罗堂前。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”那种悠静的田园日子跟着向都市日子越来越近的脚步渐行渐远,却带不走我心里那丝丝缕缕的乡愁情结。

是欣喜,是感伤,仍是神往夸姣的巴望与激动,在我心里深处,总是忘不了的儿时回忆,总是看不行的故土风光,只期望故土的明日将会愈加夸姣,故土的明日将会愈加灿烂辉煌!